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码,客服稍后会与您联系!

点击免费通话

和谐宇通

古诗中的“心理测评”
发布时间:2020.09.14

  唐朝有两位名家,面对相同的经历有两种不同的心态,最终结局也截然不同。

  刘禹锡和柳宗元乃同年进士,初入官场都是热血青年。三十出头儿的他们,看不惯晚唐时期腐败的朝政和跋扈的藩镇,一起参加了王叔文领导的“永贞革新”。革新终归是要动利益集团蛋糕的,结果二人双双被贬。

  面对穷山恶水、失落得失,刘禹锡态度豁然,看得很透,写出了《陋室铭》。柳宗元到了永州,很不习惯当地糟糕的环境,时常给朋友们写信发牢骚,在大雪纷飞时去“独钓寒江雪”,走不出落寞与凄凉。

  俩人被贬十年后,政敌们忽然觉得当年那两个热血青年还是有才能的嘛,只不过是被王叔文忽悠了,对他们的压制有所松动。于是刘禹锡和柳宗元奉旨还京,此时他们已人过中年。

  快到京城时,刘禹锡见路人熙熙攘攘地去玄都观赏花,他也跟着去了,还写了一首《游玄都观》:“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此诗意在讽刺当时的权贵:“你们都是‘刘爷’我走之后靠着巴结逢迎爬上来的。”政敌们也不傻,于是他刚到京城就再次被贬。

  柳宗元在回京后也不受待见。和刘禹锡一样,他又被贬到柳州,在《小石潭记》中用“凄神寒骨,悄然幽邃”来形容心境。受到二次打击的他没能看到敌人倒台,五年后病死柳州,时年四十七岁。

  而刘禹锡在被贬十三年后,成了五十五岁的刘爷爷。政敌们没熬过他,他再次奉旨回京,在相同的地方写下了《再游玄都观》:“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诗的意思是:“政敌们垮台,刘爷我又回来了。”嬉笑怒骂间,刘禹锡活了七十一岁,在当时已属高龄。

  通过两位名家的诗词,我窥得他们当年的心境,也旁观了他们的人生轨迹。健康的心理状态可以使人走出困境、延年益寿,反之则会身心俱损。这便是他们留给我的启示吧。

  (新能源技术部 张 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