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码,客服稍后会与您联系!

点击免费通话

和谐宇通

说说我经历的那些骗局
发布时间:2020.09.21

  编者按:骗子从来都是利用人们贪图小便宜的心理,或者依靠信息不对称的优势来骗人上当的。那么,我们能从骗局中得到哪些教训?看看这些宇通人的分享。

  天上不会掉馅饼,掉也是掉石头

  上大学时我一直想换个新手机,但由于家里给的生活费不多,只能每个月省吃俭用慢慢攒钱。一次,在客运站排队买票返校时,一个男人悄悄靠近我,神秘兮兮地伸出手中的苹果手机问我:“大兄弟,要手机不?”

  听见这句话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人是骗子。因为我曾多次听说,火车站、客车站附近的骗子很多。但我当时正好想要一个新手机,突然又有了侥幸的心理,就鬼使神差地和他说:“我看看。”那男人和我勾了勾手说:“走,咱俩去那边,你慢慢上手看。”

  我和他去了一个空旷的位置,然后拿起手机仔细检查了好几遍,确认没问题。我又问了他价格,才卖300块钱。我特别高兴,心想:“今天还真是我的幸运日,捡了个大便宜啊!”于是我决定买了。但由于手里没带那么多钱,就先把手机给了他,然后去银行取钱。交易完成后,那人还和我说:“现在别着急玩,路上扒手多,回去慢慢看。”

  我竟然真的信了他的鬼话,一路没把手机拿出来。等我回到学校拿出手机后,才发现根本开不了机,还没法充电。我这才搞明白:这是个模型机,那人早就把手机掉包了。那一天的我不是特别幸运,而是特别倒霉、特别傻。

  从那以后我明白,天上真的不会掉馅饼,人间也没那么多便宜事让你遇到。有时你也许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小便宜而沾沾自喜,殊不知后面正有一个大坑等你往里跳呢。

  (宇通重工 车洋洋)

  下不赢的残棋

  这件事发生在我大二的暑假。那时我按耐不住躁动的心,一心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于是期末考试结束没几天,我就与室友约好,利用暑假前往珠海打工。

  路上我们坐的是长途大巴车,车程长达20多个小时,途中需要在高速服务区停车休息。午夜时分,我们的大巴停在了一个特别小的服务区。由于很饿,我们都下车去买泡面吃了。服务区里有一群人在下象棋赌钱,下的不是全局的棋,是摆好的残局。我出于好奇过去围观,随口说了两句棋该往哪里走。下棋的那个人竟然赢了钱,要给我分红好几百元,又邀请我来下棋。

  一开始我非常开心,觉得随口指点了两句就能赚到几百块钱,此事很不可思议。我正准备接受他的邀约去下棋时,突然想起父母过往对自己的种种叮嘱,感觉这件事和他们口中的一些骗局很相似。我瞬间意识到这群人可能都是托儿,于是赶紧把钱还给他们,随即跑上了车。后来我回家时跟父母说了这件事,见多识广的父母告诉我那就是骗局,那盘残局是根本赢不了的,下到最后最多是平局。如果我输了,恐怕要掏钱才能摆平了。

  现在想起这件事我还颇为后怕,要是当时接了钱,可能就被敲诈了。

  (承装车间 任康杰)

  一次有惊无险的电话诈骗

  2016年,我还在市场上做外服工作。有一天我坐车去汕头时,一个汕头的陌生号码来电,我接通后对方问:“小秦在哪?”我说:“在去汕头的路上。”对方说:“我是林厂长,我换号码了你记一下,到汕头了过来喝茶。”林厂长是公司合作服务站的管理人员,我当即把林厂长的电话号码修改成接听的号码。

  三天后的一个早上,对方又打电话约我去修理厂聊工作,还说上级领导来他们修理厂检查,急需8000元钱招待费,问我是否方便借钱,下午再转给我。对方说完,发了一个银行卡号过来。我来到附近的取款机正打算转账时,心想还是再问问什么情况。我联系了该服务站的副厂长,问完后我大吃一惊:两个厂长就在一起待着,林厂长也说根本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我庆幸自己躲过了一次诈骗。

  事后想想,对方先让我修改电话号码,后来又选择早上打电话要钱,都是在让我放松警惕。希望大家遇到熟人换号码的电话要留神,转账汇款多分辨,防范好电话诈骗!

  (售后服务部 秦存荣)

  吃一骗,长一智

  2010年夏天,我跟随旅游团去H市旅游。这天,我们的大巴停在一个玉器店门口。我和其他游客进门后,一个声音洪亮的主持人开始了表演。

  听说我们是河南来的,他表示自己“正巧”也是河南的。看到团里有几个小孩,他说:“我这里恰好有一些赠品小玉器,原价上百元,今天碰到老乡就免费送给小朋友了。但数量不多,仅限小朋友可得。”听他这么一说,没带孩子的人们遗憾不已。主持人豪爽地表示:“不急,后面还有机会。”

  我向四周望去,店里的玉器看起来非常华丽。店员关上灯,将一束光打上玉器,光线四散开来,满墙星星点点,异常漂亮。很多游客都被打动了。接下来主持人表示,店里的所有玉器都附有专业标牌,经过了权威机构鉴定。可事后想想,在那个互联网不发达的年代,手机还无法查证标牌的真伪,等回家后再查已经晚了!

  经过了前边的铺垫,主持人祭出了绝招——原价“上千元”的玉器,现在只卖几十元,就问你心动不心动?游客们大都急不可耐地抢购了,其中也包括我。事后我才知道,当时有些有经验的团友看出来不对劲儿想出声提醒,但被旁边几个店员用凌厉的眼神制止了。

  回到车上我打开包裹一看,买回来的完全不是富有光泽的玉器,而是色彩暗淡的石头。我这才想起来,刚才店里的灯光很昏暗,也是埋了伏笔的。

  (采购部 董世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