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解决方案  > 成功案例

从武汉格鲁伯实验学校校车使用看校车未来发展————武汉校车采购市场状况调研记

2014-01-14

  2011年下半年,整个社会的神经被“甘肃校车事件”所刺痛,“校车”这个本不常为人提起的词一下子热了起来,媒体争相报道校车事故,社交网络上的校车安全话题也频频成为议论焦点,政界、商界纷纷就校车事件发声,那段时间似乎没有比校车事故更敏感的事了。接下来的2012年更是被媒体戏称为“校车年”,校车问题上升到国家层面,《校车安全管理条例(草案)》也相继出台,一系列重大举措将校车推向了舆论的高潮。

  但浪头再高终会平息,“校车年”转眼便过去了,校车这个曾刺痛社会神经的词,也慢慢地被其他“热词”所替代而鲜有人提起。百度一下,发现有关校车的新闻竟也多是前两年所发,不过就如同社会发展从未止步一样,奔走于家门和校门之间的“车轮”却从未停止转动。

从武汉格鲁伯实验学校校车使用看校车未来发展————武汉校车采购市场状况调研记

  2013年12月,江城武汉,扰人的雾霾刚过,是难得的艳阳天。武汉东湖高新区的格鲁伯实验小学门前,一个个戴着小黄帽的孩子从几辆明黄色长鼻子校车里走下来排队进入校园,这种专业校车如今成为整个武汉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校车采购从低价校车到安全校车

  中国客车网记者在走访武汉地区时发现,像格鲁伯实验学校这样专业化运营校车的并不多见,在这些长鼻子校车品牌中又以宇通校车居多,也有少量并不知名的品牌,由于目前对于校车品牌的选择国家并没有硬性要求,一些学校采购校车的时候也多了一些“随机”性,使得校车品牌略显庞杂,不过整体采购趋势是由低价校车向安全校车过渡,采购行为显得越加理性。

  据记者了解,武汉当地教育局对校车安全运营工作安排的很细致,大到每台校车的记录会查阅存档,小到校车车牌的颜色、样式和安置地点等小事都详细的要求。不过每所学校有自主选择校车品牌的权利,教育局并不会在购买校车的环节进行干预。

从武汉格鲁伯实验学校校车使用看校车未来发展————武汉校车采购市场状况调研记

  武汉东湖高新区的格鲁伯实验学校总务主任章鹏表示:“买校车最大的初衷是希望学生们安全,如果光图便宜但校车不安全,就丧失了买校车的意义,所以多花点钱买好一点的校车,确保品质有保证也值得。”

  “我们早在2009年5月便开始用宇通客车专门接送低年级的学生上下学,这种与普通客车比起来在外形和性能上并无异处的车在当时被称为“校车”。甘肃校车事件之后,舆论呼吁在全国范围内采用专用校车,我们率先购买了一台宇通ZK6662的“老国标”专用校车,这在当时是比较先进的。2012年《校车安全管理条例(草案)》颁布实施之后,我们又先后购进了两台新国标型号的ZK6662DX3和ZK6726 DX3车型,出于安全的品质和家长的认同,2013年初又加购一辆宇通校车。” 谈及格鲁伯实验学校校车的发展历程时章鹏对记者表示,“只有通过对比才能清楚的知道品牌校车为什么能称得上是品牌,我们的校车驾驶员师傅曾不止一次的向我们反馈,6号校车比4号校车开着舒服,安全细节和安全配置上的表现也更突出。”

  而记者在事后从当地的一家校车经销商负责人黎国庆处得知,章鹏提到的6号车是一辆宇通校车,而另一辆校车则是在宇通校车紧俏脱销的情况下,格鲁伯实验学校不得已采购的其他校车。

  然而,记者也发现,武汉当地依旧拥有一些不规范的“问题”校车,特别是在郊区乡镇,这种现象尤其普遍,其中潜藏的安全隐患毋庸置疑,武汉洪山区某学校校车负责人在谈到采购校车问题的时候也反映:“我们买校车调研的时候也是跑了一些地方‘取经’,发现很多学校曾买过一些不知名的廉价校车,最初的动机是因为便宜,而且买车之前卖方跟他们说‘你可以先开回去用,用了之后再说买’,结果使用期间问题不断,后来要求退车,就退不了了。有了教训之后,再不敢买廉价校车。很多购买廉价校车的负责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图便宜买了没有名气的校车,不但使用过车中特别揪心,问题不断而且在售后服务和相关质保上也是问题重重。”

  校车管理从杂乱无章到安全有序

  买了安全放心的校车仅仅是校车运营的第一步,如何在后期运营中管理好校车同样重要。起初,格鲁伯实验学校的校车管理杂乱无章,没有丝毫的头绪,为了加强学生上下学的安全保障和对校车进行系统的管理,学校特地把章鹏派了过来专职负责校车相关的工作,目前格鲁伯实验学校已经有了6台校车,宇通长鼻子校车就占了4台,且每年都在不断增加。

  为了运营好这批校车,章鹏一到学校就开始做了大量工作:“我们目前直接接受教育局的监督,教育局对校车安全进行全程跟踪,每个月都要上报关于每一台校车的运营管理记录,这份记录中包括孩子乘车的考勤表和校车司机关于车辆状况的记录表。这些材料由教育局的安监办统一管理,而且教育局每学期还会组织一次整个辖区中小学校车的管理会议,会议上会对校车管理方面的一些政策和问题进行通报。另外,关于每台校车还有一本专门的故障记录,这个东西也会由教育局和学校分别存档。”

  “开始的时候,对于校车的管理没有经验,随着《校车安全管理条例(草案)》的实施,校车的管理也在一步步进行完善。包括司机的着装、言行和职业操守等方面学校都有相应的规定。目前格鲁伯已经制定完成了校车司机的工作规范,我们会按照这个规范来对司机进行管理。而且校车司机的选择也非常严格,要有‘A照’、实际驾龄超过5年且无不良嗜好的司机才可以。学校目前的校车管理工作主要是参考《校车条例》来制定,比如《条例》中要求参照校车作为数量来安排随车老师,32座和36座的要配两名老师,我们的规定则是在《条例》的基础上对老师的行为进行规范。比如随车老师要坐在什么位置,在开车前、行驶中和到校之后他们应该做些什么事情等等。”谈及校车的具体运营管理话题时,章鹏对记者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考虑到孩子们的年龄都比较小,乘车时间不宜过长,格鲁伯实验学在制定行车路线的时候尽量通过缩短路程的方式把孩子们的乘车时间控制在50分钟以内,而且为了使孩子们的乘车过程不至无聊,学校还特意安排了随车老师带领学生观看古诗朗诵短片,不仅让孩子轻松愉悦地乘坐校车,还能在车上学习知识。

  毫无疑问,不管从采购模式还是从运营模式上看,武汉格鲁伯实验学校都代表了未来校车发展的趋势,校车的采购行为越加理性,从偏重价格到偏重安全的转变;校车运营也越加安全有序,从毫无经验到科学运营。然而,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是,中国校车的发展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让万千个孩子乘坐安全校车依旧需要社会各部门共同协作。

 | 打印此页

上一篇  价格与安全的博弈 农村校车运营之路任重道远——湖南茶陵校车采购市场状况调研记